欲望森林 椎名空步兵高清视频

冈本视频讯:

人是好“斗”的动物,一切“斗”均来自欲望,时代不同,欲望森林里的内容也“似曾相识”,从明清到民国,“斗”成了很多人一生的关键词,一直“斗”到有人彻底完败,或者“斗”到筋疲力尽,才在“感慨”中落下人生的帷幕,我一直在思考,这样的人生算是“有意义”的人生吗?

波澜壮阔的历史中,有英雄必然有奸雄。民国往事中,要数戴笠和徐恩曾的对垒最为扑朔迷离了,这对冤家从在蒋介石面前争宠,到后来的内斗,再到最后你死我活的生死较量,告诉了后人很多道理。两个人的性格和经历也是截然不同。

抗战前后,国民党诞生了两大间谍系统,即军统和中统,戴笠是军统的当家人,徐恩曾是中统的当家人,蒋介石之所以同时设立两个谍报系统,目的很简单,就是让他们相互制衡、相互争宠、相互制约,这种管理风格非常符合蒋介石“用谁疑谁”的性格特点,论特务机构的资历,中统要更胜一筹,但是,戴笠凭借与老蒋“贴的紧”迅速后来居上,抢尽风头。我在一份民国时期的史料里看过,蒋介石喜欢历史,也研究过历史,所以,蒋介石设计的这套系统,跟明朝的锦衣卫、东厂、西厂、内行厂有点像,从军统、中统,到CC、蓝衣社、铁血救国会,以及后来的保密局、党通局、甚至军队和警察局都有自己的谍报系统。看来,蒋介石的“安全感”很低。

戴笠之所以后来居上,一方面取决于他的专研,另一方面他和徐恩曾在性格上有本质的区别。徐恩曾早年毕业于南洋大学后来留学美国,属于典型的“学院派”,有着“小文人”的称号,徐恩曾是一个典型的官迷,一心想当官,而且他是陈立夫的表弟,这层关系路人皆知,蒋介石也是心知肚明,说白了,徐恩曾是靠“裙带关系”上来的,没有陈立夫这层“裙带关系”,他连P都不是。

而戴笠不一样,戴笠是贫苦农民出身,高中没毕业就走上社会成了一个混混,还参加过青帮,属于典型的“社会人”,后来找关系上了黄埔六期。举一个例子,蒋介石想推荐戴笠为国民党中央委员,戴笠说“我还不是国民党员”,蒋介石诧异:“你在军统这么多年,这么重要的岗位怎么可能还不是党员”。戴笠回到:“我对是否入党看得不重,我不在乎能当多大官,只在乎能一心追随先生”。这样的对白,应该说没有什么深度,属于表忠心的套路,这种套路,有的人认,有的人不认。但是,蒋介石认。在当时的情况下,戴笠的话让蒋介石很受用。随后的职场中,这招欲擒故纵的手法被戴笠用了很多次,而且用的出神入化,也充分说明了戴笠投蒋介石所好,知道他想听什么话,喜欢听什么话。

就这样,一步步得宠,最终,利用徐恩曾前妻走私、放高利贷几件事,彻底扳倒了徐恩曾,徐恩曾也被老蒋免去本兼各职,自己被清除出中统,不得以去做了生意。事情到这里,戴笠已经取得了绝对优势,也彻底搞掉了自己的政治对手,应该算是赢家,然而,政治终究是政治,戴笠成了赢家,但是命却没有徐恩曾长。

戴笠的死因有很多种说法,有的说是中央特科的卧底做得,有的说是马汉山做的,然而,也有一种观点有着详细的“调研报告”,说是因为戴笠“手伸的太长”,利用自己培植起来的谍报系统,染指了交通、水利、商贸等众多领域,用于谋私利,这让蒋介石很不爽,所以杀掉了戴笠。其实这很符合蒋介石的性格特点,蒋介石是个生性多疑的人,军统一步步得宠后,戴笠的手也越来越长,不仅涉及到军事间谍工作,而且还染指能源、交通、民生物资等方方面面,那段时间,军统间谍无限风光、无所不能,这让蒋介石十分恐慌,思前想后,蒋介石选择干掉戴笠,一了百了,史料有记载,徐恩曾得知戴笠死亡的消息时,长叹一口气:幸亏自己离开了中统,不然戴笠的下场很可能就是他的下场。

戴笠死后,徐恩曾远离江湖、远离人群,一心做自己的生意,日子归于平淡。输赢是人生必经,有着约定俗成的时效,世间本没有常胜将军,不可傲,也无需卑,凡即可。

人是趋利的动物,没有经历过人生低谷、重大变故和生离死别,很难体会到“平凡”的意义和价值,如果能在“平凡”中思考到平凡的意义,就可以称之为“豁达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