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欲望森林」 放弃20万年薪,去西藏找信仰,我被骂疯了

冈本视频讯:

“早知道你这么不懂事,我当初就不该生你。”

这话我妈说的,在我辞去了20万年薪工作的时候。

从小我就不是个安分的人,我妈说当时我出生的时候喊的那个声音真是够嘹亮。可能那个时候,我就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吧。

曾经,我看过《月亮与六便士》,第一次的时候我总会觉得这个男主人公怎么这么自私,抛妻弃子,但当我看第二遍的时候,虽然不完全接受他的做法,但也开始理解。

可能是那句“满地都是六便士,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。”触动了我。

人长期在高压环境中工作,是会疲惫的。年薪20万,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来说,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但累了的我,也想抬头看看月亮。

于是,我来到了西藏。

为什么选择西藏?因为它美?因为它远?因为它接近天堂?

都不是!

因为信仰的力量!因为他们与我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!因为我想了解那个神奇的民族!

后来在拉萨待了几天后,我明白了:在菩萨面前,我是一名无知的俗人。抱着信仰而来,以为参拜寺庙就能参透佛理,这是一种无心的亵渎。

“百步一寺庙”在拉萨并不夸张,我们所熟知的就有大昭寺、小昭寺、三大寺等等或大或小的寺庙。

对于现阶段的我来说,走马观花般的参观行为,并没有任何意义。于是我将行程上的寺庙打卡清单扔了,选择在大昭寺附近窥视信徒。

我们认识的拉萨,或许是煨桑炉前的香烟四起;或许是酥油灯里的酥油气息,又或许是虔诚膜拜的转经者。但随着时代的发展,拉萨变了。如果你说,拉萨变得现代了,已经失去了它原本的纯粹。那么你错了,拉萨变的是形式,但不变的是那颗对佛的虔诚之心和信仰。

西藏,它是高山的使者,它坚守的依然是最纯粹的信仰。尽管方式变了,它的核心依然在。

对佛学的参悟,我觉得还是讲究天分和缘分,我自知我这个年纪参不透,但不影响我在这种文化下多多少少被感染了。

在拉萨待的一星期左右,我哪里也没去,就在八廓街、大昭寺广场、跟着转经者一直走,拿着我的相机,记录下来很多深刻的画面。

吸引来自国内外四面八方赶来亲切的二嫂的无数虔诚信徒的大昭寺:

大昭寺有着1300多年的历史,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。它是西藏现存最辉煌的吐蕃时期的建筑,也是西藏最早的土木结构建筑,开创了藏式平川式的寺庙市局规式。

它每天都吸引了来自国内外四面八方赶来的无数虔诚信徒。

无论早晚、晴雨,随处可见一遍一遍念诵经文,一遍一遍五体投地式参拜人群。

有欧洲面孔的老外,身上罩着剪开的装米那种的编织袋,手上套着酒店的一次性拖鞋进行跪拜的;有坐着轮椅,由家人推着绕大昭寺一遍遍颂经的;有五六岁岁小朋友,学着妈妈的样子拜到满头大汗的;也有步履蹒跚驻着拐杖的老人,几步一叩拜,休息片刻再如此反复的;

偶遇的童真

所以大昭寺前的石板地早已被磨得光亮,那都是朝圣者长年累月的叩拜形成的。

因大昭寺而生的“八廓街”——”亲切的二嫂圣路“与”商业“构成的历史:

大昭寺附近有一条街市,因大昭寺而生,名为八廓街,有人叫八角街。藏民称它为“圣路”,游客称它为“商业街”。听起来倒是有点不可思议,毕竟我们很难想象“神圣”与“商业”也能融合在一起。

去过不同地方的我,渐渐明白:我们不能对一座城市抱有高度期待,也不能把它看得完美。这样我们才能从中看到最真实的城市风貌。

我相信,西藏的神圣,以及会吸引大家产生‘人生必去’的想法,不是因为它完美,而是我们看似不完美的地方都是西藏历史的见证。

就像我了解了大昭寺和八廓街的历史后,我就明白了我们不能将八廓街简单理解为“神圣”和“商业”,而是将之融合,才组成了这块土地的历史。

“先有大昭寺,后有八廓街”。因为朝拜者众多,所以这条被朝圣者踩出的转经道就衍生出来食、住、购等的基本需求,从而催生了——八廓街。

无论哪个时间点,你都能在八廓街看见虔诚的朝圣者转动着手里的经筒,有的是当地藏民,有的是从外地一路叩拜到此的虔诚人士。

我在这里遇到一位朋友,他跟我说,他在大昭寺殿外遇到了他的师父——旦木秋大师。一位11岁便出家,修行了27年的大师,他为这位朋友请了佛、装了藏、开了光,并且教他供拜的方式。

听这位朋友说,这位师父对他没有禁行,只有教导。师父教导他要心怀慈悲,不能口出恶言,要宽容、要看淡、要原谅、要放下。不用像出家人般严谨戒律,当修行到一定程度,便能明白,那一切都是罪过。

走自己的路,亲切的二嫂让别人说去吧

其实,我不是冲动辞职,更不是为旅行盲目辞职的跟风者;相反,我想了很久,我只是需要一个休息的机会,让我思考,接下来的路,是接受20万稳定的生活,还是说可以选择一条更适合自己的路。

我们生活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,我们所追求的快乐,太容易被摧毁。我们走丢在无限膨胀的欲望森林里,或许大多数人,只有在生老病死面前,才开始痛苦呻吟。

保持初心

虚荣心、嫉妒心、报复心、不安份的內心,各种各样的怨言充斥着我们的世界。浮躁是所有现代人的通病,我们在幸福生活中,困惑了自己。

我来到了拉萨,可以说,我只是来到了大昭寺!

我来寻找信仰,可以说,我只是来寻找那颗安定从容的心!

余生,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去过!

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说去吧!